實時滾動新聞

廣譽遠控股股東高質押“爆雷” 業績再度陷入“跌跌不休”

2020-06-09    中國質量萬里行    文/本刊記者 雷玄 王志    點擊:

  早年間,瘋狂“買買買”給廣譽遠帶來的后遺癥顯然還沒有過去。

  即便2015年至今,實際控制人郭家學曾3度為上市公司引入戰略投資者,還是未能改變控股股東西安東盛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東盛集團”)高質押“爆雷”命運。

  曾經叱咤風云的“資本狂人”如今已儼然淪落為“資本囚徒”。

  更為糟糕的是,上市公司自身情況也沒好到哪里去。營收接連下滑,業績跌跌不休,應收賬款高企,現金流持續為負,這些無一不讓廣譽遠隨時有走向更深泥潭的可能。

  北京鼎臣醫藥管理咨詢中心創始人史立臣告訴《中國質量萬里行》,廣譽遠在做精品中藥這塊,前些年確實做得不錯。反觀這兩年,其經營質量一直不好。實際上,這兩年,醫藥市場整體是在上升的。據其分析認為,廣譽遠銷售主要有經銷商和自營門店兩條線,而其2019年業績下滑很厲害,很可能是其原來經營業績都是在存貨渠道,上市公司做了經營記賬。

  控股股東高質押遭被動減持

  引入山西省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有限公司(下稱“山西國投”)時,郭家學或許沒有想到東盛集團股票的高質押會在8個余月后“爆雷”。

  5月23日,廣譽遠發布《關于控股股東集中競價減持股份的進展公告》。因東盛集團與申萬宏源證券有限公司(下稱“申萬宏源”)辦理的相關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觸發協議約定的違約條款。截至2020年5月22日,質權人申萬宏源已累計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方式減持東盛集團所持廣譽遠股份248萬股,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0.5%,減持總金額為3176.55萬元。

  被動減持后,東盛集團在上市公司直接持股由7286.47萬股降至7038.47萬股,占比也相應由之前的14.81%降至14.31%。只是申萬宏源的減持還沒有結束,據上述公告披露,在減持期間內,申萬宏源將根據雙方協商情況、市場情況等因素選擇是否繼續實施減持計劃。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向《中國質量萬里行》表示,“控股股東是上市公司的壓艙石,如果控股股東債臺高筑,壓艙石就不穩了。因為,上市公司的穩定取決于控股權的穩定。這也說明將來證監會要進一步加大對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的監管。”

  事實上,未遭被動減持前,東盛集團就已累計質押公司股份7108.4萬股,占其直接持有廣譽遠股份總數97.56%。質押比例之高,可見一斑。

  就在近9個月前,廣譽遠完成了對山西國投的引入。東盛集團作價6.63億元,將其直接持有廣譽遠4000萬股轉讓給山西國投。憑借于此,山西國投獲取了上市公司8.13%股權,并成為第二股東。據廣譽遠過往公告披露,山西國投成立于2017年7月,由山西省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100%持股。

  但,這途中也略顯波折。

  在引入前期,廣譽遠遭到來自上交所的問詢,要求上市公司說明與山西國投簽署《合作框架協議》的主要目的是否為解決東盛集團債務問題。因為該份《合作框架協議》約定東盛集團對山西國投上述股權轉讓價款進行年化保底收益,山西國投未來一定時間內有權要求東盛集團回購股份。

  廣譽遠在隨后的問詢回復中對上述問題進行了肯定,并表示“按其中約定股權完成轉讓后,預計東盛集團股權質押風險將得到化解”。

  事實證明,處于高質押的東盛集團,沒能逃脫“爆雷”命運。

  如果仔細回溯上市公司的發展歷程,就會發現早于2003年其資產負債率就高達79.82%。彼時,上市公司資金鏈已是危機四伏。第二年,危機全面爆發,曾經在藥企并購中長袖善舞的郭家學開始“收斂”,但卻為時已晚,之后的“賣賣賣”也沒能使上市公司走出高負債“泥沼”。

  據choice數據,2007年,上市公司資產負債率已由2006年的73.95%暴增至156.72%。從此,廣譽遠深陷高負債長達8年。直到2015年7月長期戰略投資者的成功引入,高負債局面才得以終結。在這期間,上市公司股票還被實施其他特別處理,披星戴帽“ST”近5年。

\

數據來源:東方財富choice

  “公司資產負債率一直居高不下,較高的資產負債率水平大大限制了公司的負債融資空間。”上市公司曾在公告中如是表示。

  急需融資來推動發展的廣譽遠,轉向長期投資者。將時間推至2015年1月,上市公司擬向廣譽遠安宮清心資管計、天天向上龜齡集資管計劃、平安富貴定坤丹資管計劃、涪商集團、蔣仕波和陳慕群非公開發行股票共計3400萬股,募集資金凈額6.21億元。上述非公開發行在當年7月便完成,2015年廣譽遠資產負債率也隨之降至30.88%。

  2016年-2018年,廣譽遠贏來擺脫“高負債”后快速發展的3年。尤其是2018年,上市公司實現營收16.19億元,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74億元,雙雙達到其上市以來的最高光時刻。

  業績再度陷入“至暗”時刻

  只是好景不長,高光褪去,廣譽遠再度陷入“至暗”時刻。

  2019年,廣譽遠分別實現營收和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2.17億元和1.3億元,相應按年下降24.81%和65.23%。不難看出,上市公司業績下滑更為慘烈。

  “國內宏觀經濟下行、消費降級及國家醫保控費、處方藥監管等行業政策影響導致公司產品銷售未達預期,加之公司對部分重點商業客戶的銷售支持采用票折的方式進行。”對于營收下滑,廣譽遠在年報中如是解釋。

  從其業務板塊來看,2019年,為廣譽遠貢獻主要營收的傳統中藥和精品中藥業務所實現的收入均發生了較大下滑,降幅分別為25.89%和48.8%。

  業績下滑方面,廣譽遠則將原因歸結為“生產領用原輔材料成本和新廠投產后折舊費用增加使公司毛利率有所降低,同時公司持續加大終端營銷投入、 下沉銷售渠道等使銷售費用率有所上升,加之公司加大融資力度導致財務費用提升”。

  實際上,廣譽遠二級控股子公司山西廣譽遠國藥有限公司(下稱“山西廣譽遠”)自打2016年以來就成為了上市公司業績的主要來源。該年12月,廣譽遠以發行股份的方式完成了向東盛集團、 鼎盛金禾、磐鑫投資購買其合計持有山西廣譽遠40%的股權。至此,上市公司在山西廣譽遠中持股由之前55%升至95%。

  據上市公司過往年報披露,2016年-2019年,山西廣譽遠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1.54億元、2.55億元、4.16億元和1.87億元,均遠高于廣譽遠的盈利。

\

數據來源:廣譽遠歷年年報

  究其原因,莫過于山西廣譽遠并非上市公司全資子公司。且在同期內,廣譽遠控股子公司北京杏林譽苑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廣譽遠展覽有限公司一直處于虧損中,另一家控股子公司安康廣譽遠藥業有限公司除了在2016年實現微薄盈利外,其余年份也是虧損。

  《中國質量萬里行》梳理發現,早于2019年一季度,廣譽遠營收就在緩慢下跌。進入二季度后,營收下滑幅度擴大,業績也陷入“下滑”。這一情況,至今未有改善。據其2020年一季報,廣譽遠營收和業績分別同比下降17.1%和51.9%。

  業績的跌跌不休,資本市場給予真實的反饋。2019年4月底至今,廣譽遠股價就整體處于走低態勢。截至5月29日,上市公司收盤價15.18元/股,相應市值74.69億元。要知道,2018年1月-6月,東盛集團通過華能信托·悅晟3號單一資金信托增持期間,廣譽遠股價曾一度串升至62.68元/股,對應市值高達221.33億元。

  兩年不到,上市公司市值已蒸發146.64億元。

  更加糟糕的是,廣譽遠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已經連續10年為負。現金流之爛,可想而知。

\

數據來源:東方財富choice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應收賬款也在逐年高企。2017年-2019年,廣譽遠應收賬款在營收中占比分別為62.92%、82.68%和118.72%。截至2020年一季度,該占比已飆升至672.32%。

  “這說明上市公司對外債權很大,但沒收回來,進而有可能會導致上市公司不良債權的上升。”劉俊海如是分析認為,“上市公司應該盡快催款,通過訴訟和非訴訟方式及時行使債權。此外,還應調整經營策略,例如不給預付款與定金就不發貨。”

  在史立臣看來,高企的應收賬款說明上市公司原來的銷售并不是真實的銷售,而是把貨壓給渠道去了,同時在經營上已開始記賬。問題是,渠道并沒有要壓貨,所以不會給企業回款,這樣就導致應收賬款數量非常大。

  對于廣譽遠將采取哪些計劃來改善營收狀況?又將如何來抑制業績下滑?擺在郭家學眼前的困境是,如何來化解與申萬宏源這場平倉危局。《中國質量萬里行》已發函至上市公司,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中國質量萬里行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200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質量萬里行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432號    京ICP備13012862號
谷歌兼职赚钱 河北快三跨度走势 辽宁11选5预测 内蒙古11选五前三直最大遗漏 股市消息哪个网站最快 快3内蒙古 股票短线交易技巧 极速快3的规律 黑龙江11元五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昨天开 南粤风采36选7技巧 股票配资股票配资公司 河南快3走开奖 宁夏11选5下载 上海11选5预测一定牛 2019女篮亚洲杯赛程 七星彩排列技巧法